旅游婚紗攝影
您所在的位置: 山東 > 嶗山
人氣外景地

神仙之宅,靈異之府

客照提供:青島米琦攝影工作室????預約熱線:0532-83622735
我到了嶗山,嶗山也到了我呢。我是山,山是我,嶗山讓我看到了自己,我是否讓嶗山當成了一座肉身?十月的冷風,吹動我的頭發和衣裳,也吹動了嶗山的草木。海風里有看不見的鹽,有多少揉進了嶗山的身子?我的前生后世,似乎都被嶗山印證了。不是我張狂才說自己是嶗山,而是我活著的一生,就是為了活成一座山,活成一座山的艱難和豐富。
而嶗山正是我的向往??!

嶗山是一座石山,但嶗山不是一座囫圇的石山,而是用一塊塊或渾圓,或方正,或無規無矩為怪形的石頭堆疊而成。巨大者難丈量,小的也超過了一頭牛的尺寸。我就想嶗山的形成,似乎是天工的作業。凌空傾倒大小不一的巨石,突然間造出了這么一座石山。山上面的石頭,互相錯落咬合,因沒有選擇比較,便十分不對稱,危險得像要動搖著塌落,轟隆著崩潰。山下面的石頭,又似乎正攀登向上,在山頂上找一個自己的位置,有的石頭已挪動到了半山腰。有的孤零零一塊,在一個不太穩當的支點上堅持著,要蓄足了氣力再奮力一搏。有一塊石頭比一座樓房還大,卻用小得不成比例的面積立在山畔的邊緣,似乎在搖晃,似乎馬上就會失足。偏奇就在這塊巨石下,卻被蓋了一排房子,那房子里的住戶,睡覺能睡踏實嗎?我的憂慮顯然是多余的,這塊令人不安的巨石,就以這樣的姿勢站立了億萬年,估計再過一千年,那時候有一個如我的人來到嶗山,會和我看到的一樣,但不知是否想到的也和我一樣?

石頭的山,樹木怎么可能生長?嶗山卻有那么茂密的樹,都找到了棲身的家。就在石頭與石頭的縫隙間,一棵松樹筆直地挺起了身子,又有一棵別的樹木,曲折著,迂回著向上蓬松開枝條。就這樣,在石頭的山上,石頭分布到哪里,樹木便跟隨到哪里。山頂上的樹木,比山還高了呢。我是如敬神靈,如敬祖先一樣敬著這棵樹的。嶗山的樹木,生命何等頑強??!我似乎看到樹木的根須,那柔韌的主根,柔軟的毛根,在石頭之中行走自如,延伸、揮灑,如胃一般的包容了石頭,消化了石頭,而把石頭變成松軟的泥土。我還看到,樹木的根須是一張網,在地下,在黑暗中,把一滴水珠,或者是一脈脈潮濕的水的氣息,都打撈到樹木的年輪中去,都匯集成枝條的自如招展,喧響成一條條葉脈的河流。

嶗山以道教盛。蒲松齡老先生的《嶗山道士》,寫了學藝不精的張生學穿墻術而碰壁的事。在《聊齋》中,蒲老先生還以嶗山的樹木為原型,命名為降雪,又曰紅衣花神,塑造出了驚世艷俗的美好。在座落著太清宮的嶗山之東南,我見識了一株又一株奇特的樹木,不僅僅生長著亞熱帶的竹、茶、棕櫚、廣玉蘭、紅楠,而且在廟宇之外,門廊之間,庭院之中,久經滄桑的古樹,和我兩相辨認,有了情感的交流,前世在等我來,來世也還等著我,我和樹木,已成親人。我要說正是因為這些樹木的存在,山的存在有了意義,道教的存在有了依托,我的敬仰才有了對象啊。

我先遇見的是一棵龍頭榆。這株樹身子彎著,幾乎快彎成拱橋,樹干上面都可以走人,銅錢大的樹葉,密密地罩在樹身的周圍,光照之下,圓圓的陰影匯總著,是從布滿露眼的樹冠上篩下來的。我一雙手在樹的身上輕輕撫摸,樹皮的粗糙,我感覺到了;樹木的心跳,我也感覺到了,那是年輪之中豐沛的汁液的奔騰之聲啊。這株長壽的龍頭榆,已活了1000多年,就用這樣的造型,還要活下去。往三清殿走,還挺拔著五六棵高大的銀杏樹,有趣的是其中一棵為雄樹,其余皆為雌樹。它們實行“一夫多妻”制。雌樹受孕結果,每年秋天,便有清澈的香味彌漫在空氣中,這香味,也是銀杏的愛情香味

啊。而更為吃驚的是正殿門生長著的桂花和西偏殿生長著的小葉楊。桂花樹的枝干才指頭粗細,樹齡400余年,小葉楊主干手腕一般,亦有300年。它們為什么生長得這么緩慢呢?他們的血肉,都是從歲月中吸收了什么稀有的養分才形成的呢?世事變遷,時光交替,不動聲色的桂樹和小葉楊,不急不躁,按照自己的想法和性情,一點一點成全著自己,一點一點收集著雨露。樹木之中,桂樹和小葉楊何嘗不是真正的悟道者呢?三皇殿的古柏,大概是嶗山的壽星之王了,樹齡已有2100余年,多少棵樹的壽命,多少代人的壽命加起來,也不一定抵得住這一株古柏的經歷啊。更奇的是古柏上寄生著兩株

樹,一株藤本的凌霄,一株木本的鹽膚木,也各有了100年的樹齡。一群又一群人,來到樹下,看一看,甚至為了沾一沾靈光,再摸一摸,走了,最后活到頭,死了,成為一堆一堆土丘。他們的后代再來,再走,再來……這株古柏,還一如既往地在
關于嶗山的印象
點擊快速留印象
好印象 差印象 (必須選擇)
copyright ? 2008-2013 wed114s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信息產業部icp備案:蜀icp備08107937號 法律顧問:趙春燕律師綿陽網監
亚洲愉拍自拍视频一区_2012中文字幕手机在线_婷婷丁香五月中文字幕视频_巨大胸大乳美女在线播放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